连毕加索都自叹不如的作品(三)

一段时期的弗里达,她的作品,更属于自己。她的自画像,她和别人在一起!她的感情生活,她的病痛,都一一显示她的作品中!藏嘉小编继续带大家探寻,欣赏这些连毕加索都自叹不如的作品!

弗里达作品:《两个弗里达》


但无论多么大的伤痛,

都无法让她黯淡、枯萎,

弗里达愈发地散发出自己的光彩,

她的叛逆、不羁也被激发出来。


弗里达自画像


她在狂欢派对上喝龙舌兰酒,抽着香烟说脏话,

她穿着华丽的服饰,走到哪里都能引人注目,

她勾引她看上的每一个人,男人或女人,

但他们必须是功成名就、极具魅力之人。


电影《弗里达》剧照


迭戈对弗里达的同性之恋尚能容忍,

却举着手枪威胁她的男性情人:

“我不想与别的男人共用一把牙刷。”


弗里达与情人在一起


但总有男人愿意为她冒险。

作为十月革命的发动者、列宁的亲密战友,

托洛茨基在革命斗争中遭到斯大林的追杀到处流亡。

满怀共产主义理想的迭戈,

1937年帮助托洛茨基来到墨西哥避难。

即使处境艰难,

托洛茨基也是博学多识、头顶光环的革命英雄,

自然,他也是革命斗士弗里达的政治偶像。


弗里达和托洛茨基(中间二人)


藏嘉小编看得出来这个60岁的老头被迷得神魂颠倒,

但弗里达很快厌倦了他,

他像十七岁的男孩一样写了一封九页的情书,

求她不要终止关系。


因为情人众多,

有人骂她是那个时代最著名的荡妇,

有人推崇她是自由、独立的女权主义典范,

但她只在乎自己的欢愉。

因为生命中的疼痛已经太多。

 

经历过一切之后,

她依然说,我爱迭戈胜过一切,

她和迭戈互相伤害又无法割离。

她写信对朋友说:

我喝酒是想把痛苦淹没,但这该死的痛苦却学会了游泳。


弗里达自画像


但她收获了艺术上的进步和成就,

1938、1939年,

弗里达分别在纽约和巴黎举办了个人画展,

她在欧美艺术界声名鹊起。

她登上了《Vogue》杂志,

她成为拉美第一个作品被卢浮宫收藏的人,

毕加索宴请她之后写信给迭戈说:

不管是我还是你,都画不出弗里达这么好的自画像。

 

70年后,

当弗里达的一副自画像来到上海世博会的时候,

身价已经超1亿人民币。


在上海世博会展出的自画像


在弗里达留下的作品中,

有三分之一是自画像,

“因为我经常是孤独的,我是自己最了解的人。”

她画的都是流血的、受伤的、破碎的女人,

她了解自己所经受的痛苦磨砺,

她让自己在绘画中重生。


弗里达作品,她在艺术中重生


婚姻中的弗里达也变得独立、坚强,

虽然迭戈曾在1939年要求离婚,

但几个月后他又请求复婚。

这对惊世骇俗的夫妻,

后来被分别印在墨西哥500比索纸币的两面。

 

在生命的最后十年,

弗里达的身体每况愈下,

她在床上度过了大部分的时光,

她一共穿了28件石膏、钢质胸衣来稳固脊椎,

难忍的疼痛让她依赖大量的酒精、镇静剂和麻醉剂。

即便如此,弗里达也没有停止绘画,

好像只有把那沉重、孤独的生命融进艺术里,

她的痛苦才有了意义。

 

有感于弗里达时日不多,

1953年春,

迭戈和朋友们为她准备了一场画展,

这是弗里达在墨西哥的第一次个人画展,

但她刚刚做了一次骨骼移植手术。


所有人都以为弗里达不会来到现场。

但开幕式刚刚开始,

门外就响起了鸣笛声,

一辆救护车在摩托车的护卫下到来了,

接着,身着民族盛装和珠宝的弗里达被抬了下来,

她微笑着向吃惊的人群打招呼:

“请注意,这是一具活的尸体。”


电影《弗里达》剧照


这次开幕式演绎成了一件轰动的大事。

人们排着队走向弗里达的床边向她表达祝贺,

一些来自巴黎、伦敦和纽约的电话在询问画展的情况,

《时代》周刊以一篇题为“墨西哥式的自传”的文章报道了这次画展。

这是弗里达人生中最后的华丽一幕。


同年8月,

为了阻止右脚软组织坏死的蔓延,

医生决定截掉她的右腿。

闻此,弗里达披头散发、竭斯底里地喊道:“不!”

6岁到46岁,她和不完美的身体相处了40年,

并在这种破碎中活出了光芒和骄傲,

但不完整的身体让她崩溃。


弗里达1943年作品:《根》


截肢后的弗里达开始变得沮丧。

虽然她会在假肢上穿着定做的高档皮靴,

为朋友们跳起了墨西哥最炫民族风的哈拉贝舞蹈,

但她在日记中写道:

我一直想自杀,迭戈是留住我的人,

在我一生中没有比这更大的痛苦了。


同时,对麻醉剂的过分依赖,

导致弗里达时常精神失控,

她会为小事发火、骂人、甚至拿东西砸人。

“看到她如此痛苦我真是受不了。”

她疯狂和悲惨的样子让迭戈哭了。

他一直努力地陪伴她,安慰她,

虽然他从没有停止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弗里达已经一年多没画画了,

1954年春,

她强忍着痛苦从床上爬起来,

她用腰带把自己绑在轮椅上画画,

实在忍不住了再躺床上画。


电影《弗里达》剧照


弗里达最后的作品:《生活万岁》


1954年7月,

又是一个飘着细雨的清晨,

47岁的弗里达在她出生的那所房子中离世。

她的画架上有一副未完成的斯大林画像,

她的日记里有一句话:

我希望离开时是快乐的,我希望永不再来。

 

现在,

那所蓝色的房子变成了“弗里达·卡罗博物馆”,

每年有数十万人从世界各地来到这里,

来到弗里达出生、死亡和生活过的地方,

因为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弗里达,

那是一个勇敢无畏、鼓舞人心的,

用自己的方式活着的弗里达。

即使她不再来,

她已经成为不朽的传奇。


弗里达·卡罗博物馆